孤侠独客

呵呵

生日快乐,队长。

喻文州生贺
郑轩视角
强行画画,压力山大。


喻文州来青训营第一天我就注意到了。
南方温山软水里滋养出的人,衬衣长裤,整齐干净。安静的站在人群里,身姿笔挺,对谁都不卑不亢的刚刚好。
这位喻小哥怎么看都是个三好学生,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。怎么会也是个网瘾少年?
后来才知道他虽然是网瘾少年,但学籍还在在市重点挂着,每学期期末都会回去考试,成绩稳定前六十——做好社会实践就是要出国深造的节奏啊这是!
嗯…我跟他真是在同一个世界活着?

训练营的日子比想象艰难,至少黄少话多的程度让我始料不及。
刚认识的时候我还会认真的去听他讲了什么。
善良使我关注,但是求生欲让我放弃这个想法。毕竟,对黄少的话认真你就输了!
“我可能要改名叫郑...

借鉴风格改桌面

桌面2

桌面1

打卡第一天

双白

脑洞剧情化

OOC

谈恋爱不如打架

他么,从来都是一个人,带着酒葫芦跟剑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荡。来路已然忘却,归途自然就湮没了在万水千山之间。

又何妨?——“我本楚狂客。”

昆仑比他想象的更加巍峨,如同横卧大地的巨龙。山上积雪千年不化,天空倒映在顶峰上透出一点苍蓝。

不知道在这里面走了几天,茫茫的大雪,巨木的树木枝干交错,连阳光都是冷冰冰的。这地方没有雀鸟,那样娇弱的鸟儿承受不住严寒,只有猛禽,尖叫一声飞离冷碧的枝丫撕裂天空。

第三次看到树上的剑痕,李白知道自己必然是落入某种阵法之中。视线所及的地方都是一样的冷松屹立寒雾缥缈,朦胧的如同仙境。

青莲剑出窍的角度极其诡...

双白1

不负责的脑洞。

(一)
仙人白衣白发,眉利,眸清,唇薄,举手之间剑光凌厉,一步一杀。只剩下一步,雪白的凤凰长鸣盘旋。
手指抚摸过酒葫芦,烈酒伴着血水饮下,青莲剑画地成牢。
(二)
雪来的毫无前兆,剑锋抖出穿过纷纷扬扬的大雪,再归来染了一点猩红——红梅俏立,平平的送到人面前。
大概是醉酒之后一场绮丽的梦。
水到渠成无需多言,入怀的是一块儿暖玉,手掌顺着人白发摸到肩膀后背。青莲剑仙在尘世里摸爬滚打出一身的恣意风流,唇瓣贴着唇角嗤笑道:“开过荤吗?”
床笫之欢,鱼水情浓。
凤凰修了千年万年的清心寡欲只是轻薄的一层雾,一道剑光裹挟着劲风轻而易举便吹散个干净。
身在软榻,魂灵却飘飞到三十三重天外,混混沌沌的纠缠不清。天...

© 孤侠独客 | Powered by LOFTER